第四十章 不要相信狼人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留言反馈

狼教授”本人,是被凛冬公国与教国联合通缉的非法超凡者。

他曾经使用的姓氏是“梅尔文”,一个著名的巫师家族,盛产杰出的偶像学派巫师。

他们在统一战争前,就是“神子”与“人间之神”职业的继承者。

在孩子出生之前,他们就可以通过法术鉴定其资质——只留下有“才能”的孩子。并在出生前,就不断使用偶像学派的法术,将家族内年老巫师的灵魂力量化为养料,滋养胎儿。

在“神子”诞生后,梅尔文家族的人会将其封闭在绝对洁净的结界中,直至七岁为止、不会让它见到任何一个黄金阶以下的人类。能出入结界的,只有心无杂念的动物,与黄金阶以上的超凡者。

全家族的成年巫师,每天都要在“神子”的帐外跪拜、祈祷,如同里面的并非是一个幼儿,而是一位尚未觉醒的神明一般。

其他已成年的神子们,也要使用偶像法术,在梦中将相关知识直接传授给新的“神子”。在整个过程中,神子都不会听到凡人的声音……但它逐渐会得到超凡的力量,无需耳朵也能听到他人的心声。

这本身就是一场巨大的、漫长的仪式。

在长达七年的祈祷与祭拜中,从未接触过凡尘俗世的神子,身上会逐渐积蓄起神性。等到“神子”在七周岁那天、仪式结束,它将直接凝结出至纯的灵魂、一步踏入白银阶。

“神子”这个职业所拥有的,并非是战斗的力量。

而是聆听他人的心声,满足他人愿望的能力。

换言之,就是“有限许愿术”。

并在上一代的“人间之神”离世后,可以让家族中任何一位神子,在七年后无条件进阶到黄金阶。

——是的,“离世”。

并非是死亡。

偶像学派所使用的法术,在古老的时代被称为“伪神术”。但等到黄金阶的这个地步,“人间之神”的权柄与真正的神明也已经相差无几。

随着“人间之神”的力量越发强大,“传承”之要素的力量也会不断增长。而在“传承”要素开发到极限的时候,人间之神就会彻底神化——意识与过去的其他几代“人间之神”融为一体,继续保佑梅尔文家族的发展。

它没有神名、无法离开梅尔文家族的驻地,却依然能在地上行走,也有自己的意识。

本质上,就是梅尔文家族的先祖神。

这就是“偶像学派”。

与信仰、契约、愿望所相关的法术。

狼教授曾经是一位神子,除了“生而知之”尤金·梅尔文外,曾经的弗雷德里克·梅尔文,是最有可能继承“人间之神”这个位置的神子。

——但是,他却成为了一个叛徒。

因为他做了偶像学派的巫师,绝对不能做的意见是……

将信仰托付给他人。

他沉醉于悲剧作家所导演的诸多精彩之极的“表演”,坚定的信奉了这位名声不怎么好的谋杀与阴谋之神。

对于偶像学派的巫师来说,“信仰”是最有价值的货币。白银阶以上的偶像巫师,只要有足够的时间、就能通过各种仪式和法术调整自己的“临时”信仰,可以用秩序法力来使用几乎任何领域的神术。

虽然神术的深度肯定不如主教级别的圣职者、也没有那些被动特效,但这份多功能已经足以弥补一切。

偶像学派的巫师,还可以通过消耗自己的信仰,召唤已死之人的思念体、或是将他人的灵魂凭依在自己身上。

如果实力足够强大,还可以直接修改另外一个人的真名、以此修改对方的命运,或是让另外一个改好名字的人来替代他——甚至可以在目标自己都不知情的情况下完成。

但只要偶像学派的巫师,选择信仰某位神明……他的法术就会有一大半无法使用。

“人间之神”更不可能身为另一位人——尤其是名声不好的伪神的信徒。

为了让梅尔文家族与悲剧作家脱离关系,他们将弗雷德里克从家族中除名。

从那之后,弗雷德里克就失去了“梅尔文”这个姓氏。

但对他来说,这并非是耻辱……反倒是自由。

没有了家族的束缚,随意行事的白银阶超凡者、兼任枢机主教级别的圣职者——尽管只是白银阶,但就连冬之手都抓不到弗雷德里克的踪迹。

而如今的狼教授,据传已经进阶到了黄金阶。

人们却连他的职业都不清楚。

但许多无家可归的狼人,都被他抚养长大、在他的管控之下——毕竟狼人除了在凛冬公国之外,地下与教国也是一样有的。

或许是因为多琳并非是真正的孤儿,她对自己的“老师”,也没有太深的感情。只是在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的情况下,选择优先执行老师的命令而已。

如果“老师”让她去做危及生命的任务,她肯定是会跑路的。

……鬼知道这看似平常的任务,却这么危险啊!

“——多琳?”

就在这时,开门的声音突然吱嘎响起。

吉兰达伊奥温和的呼喊声,也从门外传来:“我带朋友回来玩了喔——”

“喂……”

德米特里无奈的声音紧接着响起。

谁和你是朋友啊——这样的想法即使尚未说出口,也能轻易读出。

“诺,我没说谎吧。这就是袭击我的那只狼人。还有霜兽,你也看见了……不是你们丢的吧。”

吉兰达伊奥耸了耸肩:“据说她是遵循‘老师’的命令,来袭击我的。”

“狼人的‘老师’吗……”

“你认识?”

“认识也不会告诉你。”

德米特里没好气的答道:“接下来就是我们凛冬公国的内部事务了。

“在我们确信你是无罪的之前,你还是待在这里吧。我们会派冬之手审讯她的。”

随后,德米特里瞥了一眼多琳。

他的语气中下意识的透出一份憎恶:“还有,不要相信任何一只狼人。

“看上去楚楚可怜、一本正经,一副值得信任的样子……可不知道背地里一个个都在想着什么呢。”

“这是警告?”

“不,是忠告。”

德米特里平静的答道:“也是教训。”

吉兰达伊奥眉头微微一动。

他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多琳有些茫然、又有些惶恐的抬头看着这个极有可能是个大人物的中年人。

以及他身后的两人。

多琳的瞳孔,突然因恐惧而放大。

其中一人,多琳认识。

——利昂娜·班扬。

班扬家是凛冬家的猎犬——说是忠犬可能还不够格,因为他们的职责,充其量也只是“寻找猎物”而已。

一些不方便通过冬之手来做的事……比如杀死并没有犯法的人、从某人那里获取什么宝物、又或是前往异国他乡寻找某样东西。

这些,就是班扬家的猎人们的职责。

而利昂娜是其中的一个特例。

她所负责的,就是搜寻霜兽——击溃那些控制未驯服霜兽的组织。

换言之……

可以理解为,利昂娜就是“凛冬公国‘心灵窃贼类’事件专项组”的组长。

也是多琳的专杀。

既然如此,那么跟在她身边的那人……

多琳一眼瞟见了德米特里领口处的狼头徽章。

这是凛冬家的徽章。

——你还说你不是凛冬家的人?!

这是德米特里殿下吧?

为什么要在德米特里殿下面前隐藏自己的身份?

那我被审讯的时候,这件事是说还是不说?

怎么感觉说和不说都好危险——

多琳悲鸣一声,抱着膝盖缩成一团。

她感觉自己真的可能……惹上前所未有的麻烦了。

……老师,这就是你的算计吗?

第二章,更新完毕!

(本章完)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