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千七百一十三章:真实身份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留言反馈

(第3更)

周围的地面都跟着一颤,坐在车里的谢般若,车门车窗都关上之后,听不到外面的嘈杂,这震动的感觉也很弱。

高档的大suv,开起来就跟坐在豪华的游艇里一样,减震、舒适性、奢华感,总得对得起这300多万的价格吧。

车门被拉开了,林昆半叼着雪茄上了车,谢般若依旧还在唱歌,这一首歌刚好到了最后一句,她全身心地投入到了歌声当中,这一刻轻轻地闭上了眼睛。

歌声悠扬婉转,谢般若的嗓音很独特,不如夏卉的那般天籁,却有着一股子江湖儿女的飒爽之情在其中,唱的又是这种江湖浪荡之歌,打个一百分绝对不为过。

反正比起当下互联网上流行的对口型假唱,那是好太多了。

车门的氛围灯闪烁,这宽敞舒服的驾驶舱里,仿佛化作了一个小型的舞台。

啪啪啪……

林昆半叼着雪茄鼓掌,就跟刚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音乐停下,谢般若也睁开了眼睛,回过头看着林昆,笑道:“我唱得真有那么好么,你只听了最后一句。”

林昆笑着说:“还有第一句,听头再加上听尾就足够了。”

谢般若发动了车子离开,目视着正前方,轰的一下将横地拦在路中间的两辆车给撞开了,两辆车的侧面被撞瘪,可再看这黑色大suv的前保险杠,连点擦痕都没留下。

谢般若看都不看后视镜一眼,似乎都刚刚的战况一点兴趣也没有,笑着说:“是什么深仇大恨,非要晚上劫你。”

林昆将雪茄掐灭,按下了车窗,丝丝凉意的晚风灌进了车里,“懒得问了。”

谢般若微微皱起眉头,“你就一点也不想知道是谁在针对你?”

林昆的身子半靠在车窗上,“反正人都已经死了,跟死人较什么劲,我这些年结下深仇大恨的人太多了,真要一个一个的揪出来,这得浪费多少时间。”

谢般若呵呵一笑,“所以,你这就是破罐子破摔了?”

林昆马上坐直了身体,一本正经地道:“要不你再给我唱一首吧,就唱那个‘难忘今宵’,每年春节晚会最后的那首歌。”

谢般若马上瞪了他一眼,“滚蛋,你可以去死了!”

……

接到了报警电话,警方在第一时间出动了警车,听说有大范围的斗殴,并且已经出现严重的伤亡,事发地段不在市中心繁华地段,可即便是在出了市中心的近郊,已经被路人拍下了现场的惨状,影响十分恶劣。

现场众多的人受伤,有三个人丧命,分别是两个东南亚面孔的男女,这一对男女的身上有多处致命伤害,法医当场鉴定给出的结果,身体遭受严重撞击致死。

现场停了五辆车,但首先就排除了车撞因素,如果按照摔伤鉴定,看着两人身上的重伤程度,至少得是从五层楼以上的高度摔下来,才能摔成现在这副模样。

这附近的路段没有监控,前后分别横在路中间的四辆车,车上有的安装了行车记录仪,有的没有安装,安装了行车记录仪的,由于摄像头的角度问题,并没有拍下什么有意义的画面,倒是拍到了地上倒着的这群人,手里握着刀枪棍棒,似乎是拦路打劫。

而那辆停在最后放的豪华轿车,上面当然有行车记录仪,但也是碍于角度的原因,并没有拍到实质性的东西,只看到了双方打斗的一个大致轮廓,又不是那么清晰。

在豪华的轿车上,找到了一个小药瓶子和一个黑色木制的盒子,这盒子的木制材料十分昂贵,是做骨灰盒的绝佳寿材,那个小药瓶还需要带回去认真检查。(一零)

现场的那些没有逃开的嫌疑人,也一并被带回了警察局,从这些人的嘴里头没问出太多有用的东西,他们都是被临时雇来的打手,根本就不清楚太多。

要是早知道对付的人身手那么变态,给多少钱他们也不能干啊,钱是赚到了,可够不够去医院躺着还两说呢。

警方的侦案效率很可以,快到天亮的时候,将那三个被杀死的人的身份确定了,那一对黑白衣服的男女,是东南亚的s级犯罪,身上犯下了累累命案,这次来到华夏,完全是通过非法途径进入的。(零一)

那个银发唐装的老者,名字叫赵天虎,祖籍是漠北一个乡下的,很小的时候在乡里惹了事,其实是一桩命案,虽然不是他直接致死受害人,但也有不可推卸的直接责任,他担心自己受到法律的制裁逃往国外,在东南亚拜师学艺,居然成了东南亚江湖上的一号人物。

赵天虎并不是什么善良之辈,在东南亚也是上了警方的通缉榜,他手下染指多桩非法的买卖,其中最让人发指的是拐卖妇女,将妇女强迫卖到了非洲等偏远地区,上到八十岁的老太太,下到襁褓里的婴儿,这是一个让无数家庭破碎的混账,已经被东南亚高价悬赏通缉。

至于那些被他雇来的人,大部分都是漠北江湖上的愣头青,有些是莫塔城内武馆里的弟子,只有为数不多是跟着赵天虎从东南亚潜回国的。

至于赵天虎为什么要报仇,报的又是什么仇,最终承受不住审讯的压力,也是自知逃出去无望,跟随着赵天虎潜回国内的手下,将他所知的都交代了出来……

赵天虎有一个弟弟家赵天狼,这名字诸多的公安刑警很陌生,这也不怪他们,赵天狼也是一个犯罪分子,不过一直都藏在老阿尔山里,听到这个名字过了能有两三分钟,才终于有人想起来了漠北的确有这么一号人物,漠北老阿尔山里九刀门的大当家,手下的人和漠北的数桩命案有关联,还涉及到毒品类的案件。

本就公安民警无法触及的案件,当时公安部门只是发了通缉文件,并没有对抓捕赵天狼做具体的安排。

那老阿尔山里的环境恶劣,又是邻着邻国的领土,单凭警方的力量进去抓获,只怕人没抓到,自己先折进去了。

不过这个案子一个多月以前就已经结了,是漠北的军方搞定的,将九刀门的老窝一下子全端了,击毙了赵天狼。

当然,这是官方的说法,实际上是被林昆带着一伙弟兄去给捣毁的。

案件的来龙去脉已经清楚了,死的又是罪大恶极之辈,据说受害人开了一辆黑色的大suv离开,并且没有受伤,众人还在猜测是谁的时候,刚好处理完顾家案子,从审讯室出来的高雄听到了,马上就想到了林昆……

hf;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