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一章会使用工具的人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留言反馈

第一一一章会使用工具的人

由于云福的大军已经清理了广州,所以,这座城市的贸易变得异常的繁荣。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畸形的情况呢?

完全是因为广州的商人们提着的那颗心已经完全落地了。

不论是好,还是坏,结果出来了,人们就会有相应的对策。

这里的商人们觉得很奇怪,蓝田皇廷下来的官员把土地看的如同命根子一样,作为优先解决的事项。

他们正在忙着分割大户人家的田地,而对广州繁荣的商贸活动丝毫不予理会,只要商贾们缴税,他们就表现出一副很好说话的样子。

事实上,在没有官员暗中勒索的事情之后,商人们缴纳的赋税其实比以前要少得多。

这让那些商贾们窃窃自喜。

很多占地很多的商贾们甚至在暗中聚会的时候笑话蓝田皇廷就是一个土包子皇廷,只知道土地,对于商贸一无所知。

一座偌大的广州城,说实话,有九成以上的人吃的是商贸饭,至于农田……那就是一个象征。

所以,在广州,推行土地改革很容易,很多时候,在分割分配土地的时候,地方官员们甚至能看到那些管家脸上带着淡淡的嘲讽气息。

商贾们在等待了半年之后,终于确定,蓝田皇廷的改革重点在土地,不在商业,甚至能从广州府衙传递出来的消息来看,蓝田皇廷对于商业持支持态度。

而负责封锁大海的蓝田第二舰队,也在近期对商人完全放开了海禁,

于是,被压抑很久的广州商贸活动在一瞬间就爆发开来。

天下逐渐安定下来了,颠沛流离的战争生活逐渐结束,人们的生活也渐渐走入了正轨,对与物资的需求开始上涨,尤其是以前卖不出去的香料跟糖,更是所有货物中的重点。

此时的福建,广西,台湾虽然有甘蔗,但是,这里的产量远远不足以供应大明这个庞大的市场,仅仅一个蓝田县,对糖的需求就达到了骇人的两千万斤。

尤其是在关中人将砂糖稀释成溶液,然后通过黄泥窖与棉绳将这些砂糖溶液结晶成冰糖之后,关中人对这种甜味更加纯正的糖品的需求量就更大了。

而蓝田皇廷在遥远的马六甲却种了数不清的甘蔗林……

棕榈油,甘蔗林,这是韩秀芬在马六甲特意发展的经济作物,现在,有至少六万个马六甲土著正在这些庄园里照顾这些作物。

不仅仅是棕榈树跟甘蔗林,韩秀芬还按照云昭的吩咐,特意在四年前,就向荷兰冒险家,葡萄牙冒险家,英国,法国,西班牙的冒险家们下了订单,以等重黄金的代价拿到了原产于美洲丛林里的二十万粒“眼泪树”的种子。

现在,这些眼泪树已经有一丈高了,再有三年时间,这些眼泪树就会产出一种叫做橡胶的东西。

虽然韩秀芬直到现在都不知道云昭要这东西干什么,她也不明白,云昭为何会知道在遥远的美洲食人族出没的地方会有这种奇怪的树。

而且还把这种树生长的位置,以及模样绘制的栩栩如生,以至于那些探险家,在深入丛林之后,立刻就找到了这种奇怪的东西。

而且从云昭给她的密信中,她能感觉得到,云昭对这种眼泪树的重视,远远超过了棕榈树与甘蔗林。

负责这三样东西的人是张明亮,对这一份工作,他是讨厌透了。

最大的问题就是开荒!

这里虽然一年四季都是夏天,可是那些树木以及藤蔓把他需要的土地遮盖的严严实实,想要一把火烧掉简直就是难比登天。

一年中只有旱季时分才有短短的一个月的时间可以利用,而匆匆烧出来的荒地,如果不把土地里的野草,树根全部刨出来,一场雨过后,烧过的荒地上又会生机勃勃。

因此,在这种环境下开荒,完全是在用人命去填。

韩秀芬对死多少人不是很在乎,她只是问张明亮要棕榈树,要甘蔗林,要眼泪树林子,至于别的,她连问的兴趣都没有。

为了这事,韩秀芬将手头的黑水手全部配发给了张明亮,这皮肤黝黑的水手,似乎要比蓝田过去的人更加适应丛林的生活,当他们发现,自己可以在这片土地上为所欲为的时候……马来亚最黑暗的时代降临了。

由于韩秀芬对棕榈树,甘蔗林,眼泪树林子的需求没有止境,所以,对开荒,种植这些庄园的人手的需求也是没有止境的。

这些黑水手,以及投降的马六甲本地人狩猎一般的在林子捉那些马六甲土著。

粗壮的男人,女人留下卖钱,没了壮劳力保护的老人以及孩子的下场就很难说了。

当方圆五百里之内的马六甲人被搜捕一空之后,那些黑水手们发现自己的利润下降的厉害的时候,就开始把目标对准了跟自己一样黑的人。

或者说,他们把目标对准了所有两只脚走路的动物。

于是,庄园里又多了很多白皮肤的人,棕色皮肤的人。

缺少人手缺少的已经快要发疯的张明亮自然是来着不拒,并且不惜一次又一次的提高奴隶的价格,来刺激那些黑水手,以及阿拉伯海盗们劫掠人口的热情。

到了现在,就连英国人,以及残存的葡萄牙人也觉得这是一个发财之道,他们在海上再次捉到人口的时候,就不再随便杀戮了事,而是绑起来卖给张明亮。

目前的张明亮,就连刘传礼这样的铁杆兄弟也不愿意跟他多交流了,毕竟,只要是个人,见到那些在种植园劳作的奴隶之后,对张明亮都会敬而远之。

这让张明亮非常的伤心……

他很想逃离这个桎梏,可惜,不论是云昭,还是韩秀芬对他都秉持了一贯的铁石心肠。

来天堂岛述职的时候,昔日高大明朗的张明亮不见了,整个人瘦的厉害且黑。

一双眼睛深深的陷进了眼眶,眼珠子还微微发黄,这是一种病态的反应。

“我快撑不住了。”

张明亮把瘦弱的身体蜷缩在一张显得巨大的藤椅里,向韩秀芬絮絮叨叨的诉说。

韩秀芬给张明亮倒了一杯茶道:“再忍忍。”

张明亮痛苦的摇头道:“我现在做的事情与我接受的教育严重不符,甚至可是说是一种倒退。”

韩秀芬皱眉道:“很严重吗?”

张明亮苦笑道:“一百人进来填补够了人手,两个月后,我又需要进一百人才能维持住场面。”

韩秀芬皱眉道:“这些人都是怎么死的,你给他们的供应似乎不算差。”

张明亮摇头道:“主要是病死的,再加上毒虫,水蛭,人在丛林里很脆弱。”

韩秀芬点点头道:“马六甲的环境太恶劣了,我们需要爪哇岛,那里有大片的平原。”

张明亮朝韩秀芬拱拱手道:“能否把我换下来?”

韩秀芬道:“你不去,就得刘传礼去。”

张明亮痛苦的道:“让他去,还不如我继续待着,坏两个人的名头,不如所有的罪孽我一个人背。”

韩秀芬道:“此事,陛下也知道不妥,所以,只限定我们少数人知晓此事,因此,没有多余的人手配给你,不过,你可以培养一些自己的人手,再逐渐把自己从这个桎梏中解脱出来。”

张明亮瞅着韩秀芬道:“只能是异族人是吗?”

韩秀芬点点头道:“黑人,白人,阿拉伯人甚至马六甲土著都可以,唯独不能是我们汉人。”

张明亮闻言,长出了一口气道:“好,你同意就好,我不用去理会这件事情了。”

韩秀芬没有再说话,张明亮心神放松,不一会就窝在藤椅中鼾声如雷。

不用过食尸鬼一样的日子对他来说是大解脱。

很多时候,人需要自欺欺人才能勉强活下去,我们听到从遥远的地方传来的悲剧,脑袋往往会自动淡化这些事情,最后哀叹几声,物伤一下其类,就能继续过自己的日子了。

如果,这些悲惨的事情是自己亲眼目睹,或者就是出自自己之手,那么对一个心底还有几分良知的人来说,那就是大灾难。

吃晚饭的时候,张明亮碰到了从外海回来的雷奥妮,匆匆回来的雷奥妮见到张明亮说的第一件事就是责问他,为何在抢夺奴隶的事情上连荷兰人都不如,就在今天,她在航线上遇到了三艘奴船,船上装满了印度来的奴隶。

问过之后,才知晓这些人都是荷兰东印度公司的财产。

张明亮听雷奥妮这样说,立刻就把哀求的目光落在了韩秀芬的身上。

韩秀芬放下手里的筷子,瞅着雷奥妮道:“你对这项工作很感兴趣吗?”

雷奥妮笑道:“起码可以做的比张明亮好!”

张明亮听了这话,眼泪都下来了,哽咽着对韩秀芬道:“这一点,我不如雷奥妮小姐,拍马都赶不上。”

韩秀芬皱起眉头瞅着雷奥妮道:“你见过贩奴船吗?”

雷奥妮大笑道:“我六岁的时候就分得清什么是哞哞叫的工具,什么是会说话的工具,什么是不会说话的工具。

我还在希腊的阿波罗神殿墙上看到过”认清你自己“这句箴言。

在我看来,张明亮先生的工作堪称失职,他耗费了太多的奴隶,有给了奴隶太多的好处,他甚至不知道如何才能把那些会说话的奴隶的价值开发到最大。

因此,我建议,应该由我来代替张明亮先生去管理陛下极为看中的棕榈林,甘蔗林,以及眼泪树林子。”

张明亮伸出颤抖的双手,想要握住雷奥妮的双手,却被雷奥妮傲慢的甩开了,张明亮并没有感到什么羞辱,甚至诚恳的对韩秀芬道:“我请罪,我这就给陛下上书请罪,也给总督您请罪,严重同意由雷奥妮校尉代替我这个没用的人管理陛下看重的三大作物。”

雷奥妮高傲的抬起头,瞅着房顶悠悠的道:“你早该如此!”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