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余寿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留言反馈

“碰。”

“四条。”

……

瘟乐扫向桌上的牌,色空能记住十几张牌的位置,但因为对麻将规则不熟悉,所以不会利用,而瘟乐只能记住一张牌的位置。聊胜于无,有趣地是,瘟乐这把听牌,胡的就是八筒。

“场上没别人吃碰杠,到下一轮我摸到八筒就可以平胡自摸结束这场牌局,可如果我拆手里的两张八筒,就有机会胡清一色对对*******乐拢了拢手里的牌,暗自盘算:“如果牟尼这次真的死了,我又能把赢来的命筹如数兑换,那就是再好不过的结果,迟则生变,我应该赶快结束这一把。不能等大牌了。”

他刚要打一张万子出去,余光瞥到了色空,小尼姑看向他的目光十分幽深。

“……八筒。”

瘟乐思来想去,还是决定搏一把对对胡,他倒不是贪心,只是要给色空做一个姿态。向他证明自己努力在赢赵剑中的命筹。

牌又过了两轮。色空摸到了一张很生的九万,这时候瘟乐已经听牌,独胡的正是九万。

“最后一把我放炮给瘟乐,那岂不是白白让他占便宜。”

色空本来也不打算赢牌,干脆把九万留下,打出一张东风。

“东风。”

“四条。”

这下轮到赵剑中摸牌,他摸到那张牌的时候眉毛一挑,随即把牌打出。

“九万。”

“胡!清一色对对胡。”

“呀吼!”

色空比自己胡牌还高兴,直接跳了起来。

“清一色三番,对对胡两番。我还有一张正花一番。一共六番一万两千八,承让承让。”

雨师妾看了赵剑中一眼,见他点头才摊开牌。

“一炮双响,中发白五番,缺一门一番。一共,一共六番一万两千八。”

赵剑中神色如常,显然早有预料。

命筹牌开始跳动起来,在场只有色空和赵剑中输牌,色空前前后后输了六十万余命筹,赵剑中则输了三万一千点整。其中输给瘟乐一万八千二百,输给雨师妾一万两千八。

瘟乐大赢五十几万,雨师妾也赢了六万多。

“赵先生,您为什么?”

雨师妾不明白为什么赵剑中最后一把要故意放炮。

赵剑中一点剩下的牌,跳了两跳,到瘟乐该摸的那张,翻开一看正是九万。

“总比他自摸要好吧。”

色空脸一下涨红了:“老头你还说你没出千。”

“记牌而已?”

赵剑中老神在在:“难道你没记么?这也算不上出千。”

赵剑中收敛神色:“我赢了?按我们的约定,你要回答我一个问题?”

“好?你问吧。”

色空神色坦然,心里却一突突?经过那把十七番的牌局,她当然不会天真地以为?自己撒谎或者反悔?就可以轻易糊弄过去,心里不由得盘算起如果他问起苦境的所在,或者本无的事,自己应该怎么回答。

赵剑中脸色突然严肃起来:“陈小虎在哪儿?”

色空一扬眉毛:“陈小虎是谁?”

她是的确没想起来?可赢天寿依旧伸出了藤蔓?显然这个答案并不能得到赢天寿的认可。

“你让我想想,让我想想,陈小虎……”

色空好似终于回忆起来:“我听老,病两苦说起过这个人,他死了啊。”

“真的?”

“真的?他的传承波旬都已经叫牟尼拿走了,人早就灰飞烟灭了。无论过去现在?和他勾连的一切果实当中,恐怕连同位体也没剩下几个。”

“那个倒是无所谓。”

赵剑中的神色很难形容?但大体是安慰的。

“事还没完吧?!”色空抱起肩膀:“愿赌服输,这牌怎么算。”

她盯着雨师妾。

雨师妾想了想:“我也不知道该要什么?干脆就叫赢天寿扣算了?我不挑的。”、

“如果没有特殊要求?赢天寿会整合寿命,传承,觉醒度,阎浮秘藏等等,按比例折算给赢家,,外物往往是最后计算的。三万多点,大概就是一些阳寿,秘藏一类的东西。”

赵剑中解释

“好。”

色空也答应下来。

雨师妾面前的命筹开始疯狂下降,可雨师妾的脸色却异样的红润起来。最终她眼前的命筹牌清零,雨师妾尝试站起来,没受到任何阻拦,显然她赢得那部分已经结算完毕,但是她到底赢了什么,就只有她自己知道。

至于输牌的赵剑中和色空,显然那点筹码完全不够伤筋动骨。气色毫无变化。

“该他了。”

色空一指瘟乐,然后张开嘴,从嘴里吐出一颗红色的珠子。

“张嘴。”

瘟乐依言张嘴,色空一把把还带着自己口水的红珠塞进他嘴里。

“我这颗珠子至少也值五十万命筹吧?”

中间的折算牌波动起来,最终的数字是五十三万五千。

“没问题,那我也……”

赵剑中话没说完就被色空打断。

“慢着,剩下的命筹,瘟乐想全都折成阳寿!”

赵剑中看向瘟乐。

瘟乐咂摸咂摸嘴,感觉刚才的珠子还挺甜的,他看色空盯着自己,也点点头:“阳寿,阳寿。”

“……好。”

赵剑中把手放在了水杯上。

之前提过,筹码牌是分命筹和寿筹两种,同为五方老,色空的命筹在一千万以上,寿筹则在一千以上。只不过显示极限的九百九十九。

赵剑中也是一样,可之前九百九十的字样被一只搪瓷水杯挡住,只露出一个九来,这本是极寻常的水,可色空显然注意到了。

瘟乐的眼前的命筹牌飞速减少。

色空的实力过于雄厚,虽然输出去几十万的命筹,但从表面上看不出什么,终于,瘟乐面前的命筹为之清零,结算结束,瘟乐也站了起来。

场上三人的目光不约而同,集中到了赵剑中的寿字筹上。

九……

八……

色空忽然暴起出手,空气爆裂波动一阵,任谁也来不及反应。落处并非赵剑中,而是赵剑中手里的搪瓷水杯,

搪瓷应声化作虚无,连粉末都没剩下,寿筹的数字依然在波动……

七……

六。

零零零零六。

色空不可抑制地大笑起来,她抓起任尼的手腕。

“赵老头,这次是你棋高一着,不过我也不算输,五阴炽盛等着给你收尸!”

然后两个人一齐消失不见。

赵剑中攥了攥手掌,冲木然的雨师妾笑道:“早知道,我就换个结实一点的搪瓷杯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